1. 莞疆情--东莞援建第三师图木舒克市
  2. 人物风采
  3. 正文

离家别子三年奉献路 夫妻携手再续援疆情


  李松顺,男,38岁,系东莞市茶山镇正科级干部,是2013年12月进疆的广东省第七批援疆干部。作为一名坚守在乡镇多年的一线基层干部,他工作起来会一头扎进去忘掉一切,援疆期间一门心思钻研工作,把繁杂琐碎的任务梳理得井井有条,将本职工作干得细致漂亮。由于一心扑在工作上,照顾家庭上欠账太多,没有尽到为人子女的孝道,为人夫君的责任和为人父亲的义务。三年援疆期满后,他毅然放弃返回东莞工作和家人团聚的机会,继续参与援疆工作,还想方设法动员妻子一起来援疆,谱写了一则夫妻双双把疆援的感人故事。

  三年援疆他是最苦最累的干部之一,援疆期满却毫不犹豫选择留下继续援疆

  2013年12月,李松顺同志踏上援疆之旅,任兵团第三师机关事务管理局接待科科长,负责后勤服务和接待联络工作。同时负责后勤服务和接待联络工作,又都是全新的岗位,后勤服务点多面广,事无巨细要面面俱到,接待联络环环相扣,上下左右要细致周到,容不得半点马虎差错,的确具有很大挑战性。面对突如其来的重担,他欣然接受没有丝毫畏缩没有任何抱怨,坚持边学边干,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。白天他经常在单位和机场间穿梭,还要实地察看接待路线场地,同时还要协调解决后勤服务中的点点滴滴问题,晚上则制定细化接待联络方案,对后勤服务工作进行查漏补缺。有很多次搞清洁的阿姨清晨见他在办公室工作,很诧异他这么早来上班,其实她们不知道,他是晚上一直工作到天亮。凭着这种笨鸟先飞不辞辛劳的精神,硬是啃下了两块硬骨头,既把后勤服务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有色有色,也把接待联络工作干得滴水不漏风生水起。这一干就是三年,期间他安排参与接待联络工作200多次,都圆满完成任务。所管理的7辆车三年行程都在10万公里以上,没有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所管理的饭堂用餐满意度始终维持在八成以上。在兵团第三师领导和工作人员中,只要说起李松顺这个名字,他们不由自主地会竖起大拇指,援友们对他评价更是相当高,三年始终如一扎实肯干的作风赢得了良好的口碑。

  三年来,他是工作队在疆时间最长、节假日留守次数最多、每次春节休假返粤最迟、休假结束时入疆又最早的干部,是公认的最苦最累的一名干部。由于出色表现,兵团第三师领导希望他能留下来继续援疆,工作队领导也希望他继续留下来。一边是单位领导的诚挚挽留,一边是可以返回东莞工作并合家团聚的机会,面对两难的选择,他毅然决定继续援疆。他的决定亲友同事们大多至今无法理解,他没有过多地解释,只表示援疆是份苦活,但苦中饱含快乐。援疆是份累活,但累中提升价值。在南疆喀什援疆是份危险的活,但是危险中充满机遇和希望。由于出色地表现,省援疆前方指挥部2016年底将其借调去工作,负责后勤服务管理,面对新任务新要求,他开动脑筋,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,工作已初见成效。

  妻子不爱出远门最怕风吹日晒,竟被他劝来一起援疆

  李松顺的妻子在东莞市公安局茶山分局工作,自己上班之余还要照顾家庭,丈夫远在万里之外援疆,工作家务之后,喜欢在家带儿子学习做作业,周末则主要带儿子在小区内散步。她喜欢安静呆在家中不爱出远门,尤其是怕风吹日晒。南疆的气候异常干燥,紫外线强,容易皮肤过敏,妻子休假来喀什探亲时,就引起过皮肤严重过敏,因此对这里的气候很不适应。所以当他和妻子说要她也一起来援疆时,她没加考虑就一口拒绝了,因为要去万里之外的西北边疆去工作,尤其是要面对大风沙,她怕再次过敏受不了。面对妻子的疑虑,他开始耐心劝导,晓之以大义,动之以真情,最终妻子被他的真诚所感动,决定一起来援疆。

  李松顺知道妻子作出这样的决定很不容易,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和决心,前三年没有丈夫的陪伴独自撑起一个家,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年,又要陪着自己在戈壁滩边艰辛工作,不光身心承受很大压力,还远离处在成长关键期的可爱儿子,其中滋味自然不好受。今年三八节,他面对妻子,当着援友们的面朗诵了即兴写的一首《女神佳节致敬我的女神》,更是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,妻子也当场潸然泪下。

  援疆期间痛失父亲,也不能照顾年迈多病的母亲

  李松顺同志父亲患严重矽肺病,长期卧病在床,以前在东莞工作,每年还能回湖南老家探望两三次,到新疆工作后,很难抽身回去,常常深感愧疚。2015年2月,父亲因病逝世,他当时刚返回新疆没能守在身旁,父亲在最后时刻也没能见到唯一的儿子,只有两个女儿守在身边,成为终身遗憾。他带着疲惫和悲伤匆匆赶回家中料理后事,之后又尽快赶回工作岗位,失去父亲的切肤之痛,让他常常夜不能寐,未能尽到孝道让他羞愧不已。母亲则患有严重肾炎,有转尿毒症的危险,并有高血压病,经常要去住院治疗,其中2016年三次前往长沙治疗住院,他都没能陪伴前往,全是托亲友照顾。亲友们一致认为他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,完全疏忽了对父母的照顾,有些亲友还当面责备了他。面对亲友的指责,他坦言,由于身处偏僻农村,家境贫寒,父母亲为了送自己读书培养成才吃尽了苦头,付出太多的艰辛,在父母年迈多病最需要亲人的时候,自己却远走他乡去援疆,没有尽到普通人都应尽到的孝道,甚至连每年难得看上父母一次,每每想到这些,他就会眼圈发红,心痛不已。

  年幼儿子没能把父亲留在身旁,朝夕相伴的母亲也远走他乡

  李松顺前来援疆时,儿子还在上幼儿园,儿子年幼却很懂事,很舍不得父亲远离自己,每次来新疆都坚持凌晨三四点起床要陪妈妈一起送他到机场,回来时也一样要来机场接。当他们经商议决定一起来援疆时,妻子把这个想法告知儿子,儿子瞬间满眼是泪,说什么也不同意他们的想法,当晚还一直抱着母亲不肯放手。年幼的儿子说我们已经和爸爸分开三年了,我不想再和爸爸妈妈分开三年,我只想和你们在一起,一家人不要再分开了,这些话让妻子瞬间心碎。妻子一度想放弃援疆的念头,还动了要劝丈夫也放弃继续援疆的心思,可是面对李松顺继续援疆的坚定信念,还有他舍小家为大家、只图奉献付出不要考虑回报得失的一番诚挚劝说后,经反复思虑权衡,妻子还是支持丈夫留下,并把儿子留给在广东肇庆的父母亲照顾,自己随丈夫来援疆。他们经常感慨最对不住就是儿子,让他从小缺乏父爱,接着也阶段性缺乏母爱,这对他的健康成长无疑是不利的,他幼小的心灵过早承受太大的压力。如今儿子上学生活独立自主,还学会了自己洗衣服,只是对父母不再象以前那么亲热,有时还不愿意接电话,不知道是他责怪父母远离了他,还是真的慢慢学会了坚强。

来源:东莞阳光网 编辑:黄佩玲